当前位置: > 实践感悟

一追到底 击碎外逃美梦

时间:2020-08-31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自回国投案以来,外逃人员钱建芬一直接受江苏省监委调查。时至今日,回想起从当初决意外逃到最终辗转投案的历程,她仍然感慨万千。


  “我本人叫钱建芬,我自愿回来向雨花台区监委投案……”5月17日,江苏省南京市禄口机场,在雨花台区监委工作人员见证下,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钱建芬提交了手写的投案自首声明。


  钱建芬,江苏省无锡融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因涉嫌行贿罪,于2019年7月案发前外逃。从最初的态度强硬到左右摇摆,再到下定决心,经历与专案组近一年的拉锯后,钱建芬最终选择抛弃避罪幻想,回国投案。


  事情的败露源于对另一起贪贿案件的调查。2019年7月,江苏省纪委监委对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时永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其间,钱建芬行贿时永才的案情浮出水面。8月,南京市雨花台区监委对钱建芬立案调查,却发现其早在半个月前,就以看望子女为借口逃往国外。江苏省追逃办立即会同省纪委监委第五审查调查室,组织南京市、南京市雨花台区、宜兴市纪委监委组成工作专班,对钱建芬展开追逃。


  “当前,公职人员外逃得到有力遏制,但腐败案件涉案人闻风而逃的情况时有发生,给纪检监察机关的审查调查工作造成阻碍,钱建芬就是此类案件的典型。”南京市雨花台区监委委员凌胜告诉记者,对钱建芬一追到底,就是要释放“受贿行贿外逃人员一起追”的强烈信号。


  追逃一开始并不顺利。钱建芬态度顽固,“她自认为‘我在国外,你们不能拿我怎么样’,每一次交涉都很艰难。”凌胜告诉记者。而在大洋另一边,钱建芬也在时刻关注国内的一举一动,试探专案组会对她采取什么措施。


  2020年1月,眼看时永才留置期满即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钱建芬认为有了回旋余地,自己有可能会被放过。对此,专案组传递的决心和态度一以贯之,“无论你在任何一个地方,不管你有多远,天涯海角都要把你追回来。”


  对于钱建芬提出的拒绝回国理由,专案组通过关系人将其一一驳斥。她曾说“自己病重无法乘机”,专案组对其提供的就医病历及诊断证明分析后指出,钱建芬提供病历显示的症状均为常见病症,完全不影响乘机。与此同时,专案组对钱建芬在国内的涉案资产全面依法采取查封、冻结措施,让其在经济上感受到切肤之痛。


  尽管拒绝回国的决心已不像最初时那么强烈,但钱建芬侥幸之心尚存,仍企图做最后的试探。她在给专案组发来的微信中说:“国外疫情很严重,我怕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回来,带来不确定的后果。(我)请求能否用别的方式如视频询问、按要求写材料,我愿意认罪认罚,听凭处置。”


  现实并没有给钱建芬太多犹豫的机会。其后到来的“红色通缉令”,成为压倒钱建芬侥幸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今年3月,国家监委协助江苏省监委申请对钱建芬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消息传到钱建芬耳朵里,没等红色通缉令发布,钱建芬就“坐不住了”。“她担心‘红通’会使其在国外失去朋友和合作伙伴,被华人圈抛弃。”凌胜说。


  天网恢恢,一切挣扎都是徒劳。4月,钱建芬主动联系办案人员,表示要在正式成为“红通人员”之前回国投案。


  一个月后,一架飞往南京的航班在禄口机场缓缓降落。钱建芬走下舷梯,看到前来交接的雨花台区监委工作人员,心里的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


  在投案自首声明上,她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国外也有熟悉法律的朋友给我出点子,但是后来我认为提条件是不现实的。相信你们会对我进行公正处理,我相信共产党、相信政府,我要拿我的例子,做其他外逃人员的工作,让他们像我一样配合你们的工作。”


  一追到底,击碎外逃美梦。“钱建芬的归案更加证明了,外逃不是逃避法律制裁的救命稻草。外逃腐败分子只有彻底抛弃侥幸心理,选择回国投案才是唯一的出路。”凌胜说。(王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