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清风阵地

张爱华:新疆行——乌孙古道穿越游记

时间:2019-11-29

说不清为什么,一直想去遥远的地方,是为了远方的山水云天?还是为了触及自已的灵魂?亦或为了历练心智体魄?还是为了探求亲近又疏离、熟悉又陌生的18岁儿子的真实状态?也许都有吧。

终于在今年夏天和儿子及三五驴友踏上新疆乌鲁木齐的土地,入住乌城人民公园对面的如家酒店。环顾四周,有一精干黑瘦老者看起来像山里人,经一番攀谈才知是从上海来新疆参与本次乌孙古道徒步的队友。又来一拨人马,是从西安来的,看起来全是运动员级别的精神状态,他们去年已成功徒步乌孙古道,今年准备徒步博格达线路。谈到徒步中有一天要趟三十几条冷冽的河,驴友们掩饰不住恐惧,五十岁的女队友刘老师哈哈大笑,说不需要穿所谓的防水袜,就赤脚穿溯溪鞋,平趟所有河流,脚鞋衣裤湿了干、干了湿,反正有充足的高原阳光。看着她明亮的眼神、爽朗的笑声、挺拔的身材,我们一行人似乎从其成功的例子中找到了自信和力量,心中稍有底气,想别人行我们一定也行的。


    

由于前些日子有两个徒步高手过河时意外溺水,当地政府加强了对进山徒步活动的管制,经当地医院再次体检、备案后我们才得以真正成行。小车经一路盘升疾行将我们一行22人送到特克斯城的琼库什台村,再次经当地村民组织的核查确认、全体人员合影拍照才允许我们进村进山,总算正式徒步开始,叮嘱儿子安全第一、跟紧队伍、匀速前进、眼观六路、保持节奏。儿子不置可否,我心中默念:儿子和我一定能行。

带着不畏艰难的信念和队友们走过125公里的山路,翻过无数天山脉系的大小山头达坂,趟过无数凛冽的天山河流,见过无数美好的蓝天白云,远眺近凝无数的牛马羊群,踩过无数的马粪,其中在过一个达坂时,突遇雷鸣冰雹,脚下草地瞬间变沼泽,我站在山顶,前后无人,风啸雹急,一脚陷进草潭,终于明白“红军过草地”的危险,原来草地里死亡的威胁如影随行。我吓出一身冷汗,稳定思绪、分析现状,只能自救,立即决定从依稀可见的半只脚大的草坪上点踩飞奔而去,一路惊魂冲上山坡,脚下踩到了石头,心脏仍狂跳不止。知道儿子一直走在我的前方,没见到儿子也就证明他已安全过了草地,稍感安心。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传说中的天堂湖。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在苍山草坪的怀抱中,静谧的湖水像蓝宝石缀在高原的群山之中,就像上帝之手的杰作一样美得摄人心魄,是的,无限风光在险峰,这也是对我们一路艰辛的回馈。要看到大自然的最美面目,你要负出最艰苦的代价,世上从来没有轻而易举的成功。队友们欢呼雀跃,赴向草地、湖泊,同队的四个天津男性队友绷紧肌肉、摆出健美造型,站上一巨石,同队的业余摄影大师不亦乐乎忙拍摄,其余男男女女不甘落后,乘太阳落山前,赶紧挑角度登山石、背倚湖景远山各摆造型手机互拍,一阵忙乱,业余摄影大师将其千辛万苦背上山的无人飞行摄影机放飞蓝天,航拍下也许此生难再来的天堂湖美景。面对天堂湖扎营,队员们笑称住的是世界上的最美的十星级宾馆,上有蓝天星空,下有天堂湖,四周有群山和羊群,人生有此美景一夜也足矣。 

  因怕有雨,天堂湖夜宿第二天上午十点就开拔。大家一路狂奔,遇河趟水,小河小溪队员们已不在话下,能力是练出来的。但在遇到深水急流时,还是有两名队员跌落水里,我是其中一名,这股暗流汹涌,水压大得双杖点不住水下石头,心急脚滑一下子身体大部分入水,幸亏领队、协作两人分立后方两旁,眼快手快各抓住我两边胳膊,一翻挣扎终站稳脚跟,拼尽全力趟上岸,赶紧跟上前方队员继续前进。 

又一夜扎营群山之中、河流之边,这次营地稍平、有水洗漱,已算是星级享受了,更重要的是天空中已见星星点点。半夜时分,我战胜浑身酸痛,克服睡意和儿子爬出帐蓬外,看到此生从未见到的童话般的星空和银河,久久凝视,感觉自己与星河宇宙溶为一起、灵魂远离尘世,化作星星飞向深邃的星空。

    第二天早上业余摄影师对每个队员进行了现场采访,因为看到了天堂湖,看到了此生最美的星空,行程过半,胜利在望,人人畅所欲言、兴高采烈。早餐毕领队下令五分钟后起程,这一天又是狂多的过河趟水,心中只有横渡一切河流的信念,因为怕也没用,唯有横下心趟过河我们才能出山,人的潜能真的大到连自己都不知道。 

一路爬山涉水终于到了黑英山的博孜克日克沟口,这时看见有东汉龟兹左将军刘平国治关石刻遗址,一下子将历史拉近到我们的眼前,仿佛看到两汉为经营西域而广开屯田、兴建水利、稍筑列亭、连城而西的治国壮举。正是有了先祖先人的驻守边关、风餐露宿、保家卫国,才有了我们今天祖国的地大物博,对先人的敬崇之情油然而生。而今天我们新的“一带一路”规划又将带领我们及世界人民穿越千山万水到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幸福彼岸。(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  张爱华)